楚天金報訊 圖為:劉倫堂(右一)慰問困難戶 (資料圖片)
  本報記者趙貝 實習生吳蘭蘭
  “社區清廉好書記”劉倫堂掌舵黃石市下陸區老鸛廟社區25年,帶領這個貧困城中村脫胎換骨,將其發展成為“湖北省五百強村”,2013年社區總產值達2.3億。劉書記今年6月25日因肝癌離世,遺產只剩下區區3000元,以及破舊的老房子、12本民生筆記、50多個榮譽證書,他的事跡引起了強烈的社會反響。
  7月18日、19日,本報記者在老鸛廟10個村民組採訪,提到劉倫堂書記,居民們個個都有說不完的話,都稱他為“老鸛鳥”。
  在劉倫堂的遺產中,有12本非常珍貴的民生筆記:7本群眾反映問題彙總、5本群眾糾紛登記。這些筆記全是手寫的,字字句句都寫著他25年的為民情。
  劉倫堂:“不解決吃水用電 我嚴重失職”
  劉倫堂擔任老鸛廟社區黨總支書記,有25個年頭了。
  老鸛廟一組距離社區辦公樓最近,組長李明元帶著記者走完村裡的每一條路。“這裡的每一棵花草,每一個燈泡,每一個水龍頭,都是劉書記親自抓起來的。”李明元告訴記者,1993年以前,老鸛廟還沒有實行電改,前望東鋼公司,後靠蜂烈山,村民用電由東鋼公司提供。
  “東鋼效益好時,2400多居民有電用,公司效益不好,停電就成了家常便飯。150瓦的燈泡和15瓦的一樣,非常昏暗。”有村民回憶說,當時他們向劉倫堂反映問題。當年,劉倫堂開始在村裡實施電改,僅僅用了幾個月,居民們就用上了放心電。
  吃水用電都是老百姓操心的大事兒。就在老鸛廟村東頭,企業排出的廢水流過,蜂烈山的垃圾場流出的污水也流到這裡,飲水問題常常令村民們頭疼,日常飲水受到污染。
  “如果這個苦不堪言的問題不能得到解決,作為一名村支書,我嚴重失職。”在1999年8月16日的筆記本上,記著劉倫堂這樣一句話。
  劉倫堂沒有食言,改水計劃立即實施。經過初步計算,全社區安裝自來水,總投資78萬元。劉倫堂多處奔走,爭取上級改水資金21萬元,集體投資30萬元,群眾投資20萬元,終於把自來水接到了每家每戶,解決了吃乾凈水難問題。
  25年來,劉倫堂一點一點地擠、一分一分地爭取,共籌資500多萬元,改造社區泥巴路七公里,在全社區率先實現村級公路全部硬化,組組通水泥路。解決了村民們吃水問題用電問題的同時,劉倫堂還改造了社區的旱廁。
  居民:“我們的困難 他心裡都有本賬”
  劉倫堂的12本民生筆記,是他去世後才從書櫃里整理出來的。社區主任程冬生看到這些筆記本時,忍不住一本本翻開看。社區副主任程時貴說:“有些本子他都帶在身上的,一個點子、一個要求、一個期盼、一個感悟,不管是群眾意見還是反映困難,全部一一記下。”
  “誰家生活有困難”、“哪家危房要修繕”、“哪位病號需照顧”等“小事”,都在劉倫堂的本子里記錄。居民江文勝說:“我們的困難,他心裡都有本賬。”
  1998年7月22日發大水,劉倫堂半夜被風雨聲驚醒,他馬上想到了本村8組的江春華、9組的餘顯雨、10組的程時亮等幾家的住房地勢低矮,極有可能被洪水衝垮。
  於是他顧不得自家已進水,在道路被淹的情況下趕到村民家,逐一叫醒大家,並幫助他們疏散轉移。
  老鸛廟十組有一個叫程時全的村民,帶著3個20多歲的孩子住在一個3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。
  去年,他找到劉倫堂想蓋新房,但是在城中村批地建房並不容易,劉倫堂在區政府、城建、國土等部門間來回奔波。
  就在去年8月,有一個關鍵文件需要審批,可是負責人卻遠在浙江麗水。劉倫堂二話不說,驅車八九個小時,奔赴麗水,簽完字又馬不停蹄地往回趕。
  對全村各家各戶情況瞭如指掌的劉倫堂,卻對自己的病情並不瞭解。今年4月,劉倫堂開始有頭暈目眩的癥狀,大家都勸他去醫院治療,他卻忙於工作一拖再拖。直到4月12日病情嚴重,劉倫堂仍強打精神,在社區主持召開了最後一次“兩委”會議。
  6月23日,他最後一次去社區辦公室,社區文書方楊奏看到他“很瘦很瘦,臉色蒼白,說話有氣無力”。方楊奏回憶,“他當時跟我說,老方啊,社區好多規劃還沒實施,我捨不得啊。”
  兩天后的6月25日,劉倫堂離世。
  (原標題:圖文:12本筆記刻下25年為民之心)
創作者介紹

wedding

yt97ytsd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